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巴彦生活网 > 热点资讯 > 巴彦文学 >  【小说】王树人:拾金不昧之后

【小说】王树人:拾金不昧之后

发表时间:2018-07-26 07:07:43  来源:巴彦生活网  浏览:次   【】【】【
拾金不昧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种美德虽然在深化改革的年代里早已蔚然成风,但下面要讲的这个故事,其结果却出乎人们的意料,就是说并不是拾金不昧者把拾到的东西交还给失主后,仅仅得到了失主的感谢或在电视新闻中受到了表扬,而是成全了一桩“美事”。
傍晚时分,走在省城鲜花盛开的大街上,早晨坐火车从一个小镇来儿子家的还有半年时间就到退休年龄的张老师却高兴不起来,这是因为他此行来省城是来办自己的一件“人生大事”的,然而却“出师不利”。当拎着一大塑料袋各种水果的张老师走进儿子家所住的小区的大门后,走着走着却突然感到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他停下来低头一看,发现踩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帆布包后,就弯腰捡起来借着昏黄的路灯打开一看却顿时愣住了,原来帆布包里竟装有五捆百元人民币。面对着这突发情况,张老师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怎样把这钱交给失主。可是他在原地等了十多分钟,也没有等到失主。看看天色将晚,于是张老师就拿出手机给儿子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后,还没等他说话,儿子却先说了:“爸,您说下楼到街对面的超市给孙子买水果,咋这么半天还没回来?我正要给您打电话呢。”张老师忙说:“你别说了,快下来,我在小区大门内的不远处。有一件要你帮着处理的事情。”说完就把手机关了。
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儿子匆匆跑下楼见到一脸焦急神色的张老师后,急忙问道:“爸,出啥事了?您站在这干啥?”张老师告诉儿子说:“我十多分钟前在这捡到了五万块钱,可等到这会儿也没见到丢钱的失主来找钱。因此我就想把这钱交到派出所去,可我初来乍到不知道派出所在哪,才打电话把你叫下来。走,领爸把这钱交到派出所去。”儿子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我还以为您遇见麻烦事了,您打电话吓了我一跳。走吧,我陪您去派出所。”
在派出所,张老师把捡到的五万元人民币交给值班的民警又说明了情况后,民警对张老师说:“您老拾金不昧值得敬佩,我们一定尽快找到失主。请您老把电话号码留下,等找到失主好与您老联系。”张老师说:“我看就不用留电话号码了,你们找到失主把钱交给他不就完事了。”民警接着说:“老大爷,是这样的,之所以找到失主后要与您联系,一是这是我们的工作规则,二是失主肯定是要见一见您老的。因此您老得下留电话号码。”就这样,张老师留下手机号后就跟着儿子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时,张老师接到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民警告诉他,说失主已经找到,请他到派出所来一趟。于是已经知道派出所在何处的张老师就一个人来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那位三十多岁的女失主对张老师表示了感谢后,又说:“我听民警同志说,您老和我同在一个小区住。您老看这样好不好,我还有点急事要办,等下午我到您家看望看望您,您老住哪栋楼的几单元几号?”张老师马上说:“我是一个乡下人,来省城是因想孙子了。那是儿子家,我也不知道是第几栋,再说了,我已经让儿子去买火车票了,下午就要回乡下了。您的钱已失而复得,我就不惦记了,您就该忙啥就忙啥吧,不用去看望我了。”女失主说:“那您老把您儿子的姓名告诉我总可以了吧,说不定我们以后还可以成为朋友呢。”在没有别的办法的情况下,张老师把儿子叫啥告诉了女失主又与民警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离开了派出所。

张老师回到儿子家还不到两小时,门铃就响了。张老师打开门一看,来客竟是那位女失主和一位男士。请客人进屋在客厅落座后,张老师说:“我在派出所没告诉你具体的住址,你是怎么‘找上门来的’?”女失主说:“您老不是把您儿子的姓名告诉我了嘛。我怕您老下午走了,就到咱小区的物业查询了一下,查到您老儿子的具体住址后就马上‘打上门来了’。”接下来女失主向张老师介绍了同来的老公后,说道:“民警是通过怎样的渠道找到我们这两个失主的过程我就不与您老说了。我和我老公这是特意来敬佩您老的。”说着从挎包里拿出一沓钱后又说道:“这是五千元钱,是我和我老公敬佩您老的一点心意,您老都这么大岁数了,回去用这钱买点东西保养保养身体吧。”张老师说的是:“我就怕你这样‘敬佩’我,在派出所才没告诉你我儿子家的具体住址。我告诉二位吧,我这个在可爱的中学校园里辛勤耕耘了三十多年的就要退休的中学教师,是受到党的多年教育的老共产党员,在有生之年能得到像这样拾金不昧的机会,是我的幸事。再说了,现在连小孩子都能做到的事,我这个爷爷辈的若做不到,我不太可悲了吗?”女失主一听张老师的这番话,知道面前这位可敬的老人怎么说也不会接收这表示感谢的钱的后,就说:“老前辈,您看这样行不行?你老明天再走,今天晚上我们夫妇请您和您儿子一家吃顿饭。”张老师说:“我看你俩都是好孩子,我就实话实说了。我今天下午根本不走,在派出所说走,那是怕你们来家要感谢我才那么说的。我这次来省城主要是来相‘老伴’的。我的爱人也是中学教师,是四年前患食道癌病逝的。因儿子一家三口在省城,儿子儿媳妇让我退休后来他们家居住,我怕给他们添麻烦影响工作就没同意。又因这两年在当地没找到情投意合的老伴,故前几天我就在省城的一家老年报上登了一则‘征婚广告’,这次来省城是与一位在电话里‘应征’的女士来见面的。可是昨天上午在相约的地方见面后,别的谈得都还融洽,可最后那位女士提出要我先给她五万元钱,才能结合。回到儿子家我一说这一情况,儿子儿媳妇都不同意,是怕我被骗了。我之所以不走,是因为明天还想与此前‘应征’的另一位女士再谈谈。说这些话可能让两位见笑了。”同来的那位男士一听张老师的这番话,马上说道:“张老师,您老听我说几句。我所以没同我爱人一起去派出所,是因为我在医院护理我住院治病的母亲了。我俩丢的那五万元钱就是昨天傍晚下班前从银行取出来今天给我母亲交医疗费的。来您老这之前,我大姨去医院看望我母亲时,我爱人把我俩丢钱又找回来的事向大姨说了后,我大姨一听,马上说这拾金不昧的老头肯定是个好人,你俩咋不去感谢感谢人家?我说我得护理我妈,去不了,我媳妇一会儿就去。我大姨说,我在这护理我妹妹,你赶快和你媳妇一块去感谢。要不我想来感谢您老也来不了。张老师,依我看您老明天就不用去同那位应征的女士谈了,今天就去与我大姨谈谈吧。……”张老师没等那位男士说完,就抢过话头说:“孩子,你说的是啥意思啊?我和你大姨谈啥呀?”那位男士接着说:“我还没说完呢,是这样的,我大姨夫也是四年前得癌症病逝的,我大姨这两年也想找一位对心思的老伴安度晚年,可像您老一样,也一直没找到情投意合的。等一会儿我回医院和我大姨一说您老这位拾金不昧者是来省城相老伴的她保准能同意,因为我来之前她对您老的此举是高度赞许的。我大姨姓汪,也是中学教师,一年前就退休后,一个人住八十多平方米的楼房,我的姨兄在沈阳工作,他十分支持我大姨找老伴安度晚年。您老看这样可以不可以,下午我开车把您接到我大姨家,您俩谈谈,您要是相不中我大姨,明天我再开车把您送到与那位女士约定的地方。”接下来那位女士说:“我大姨是教语文的,喜爱文学,还是市作协会员呢。我刚才翻看了茶几上的那部书,一见作者的头像是您老,就确定您老肯定是位作家。我大姨要是知道您这位不见钱眼开的想找老伴的老者还是一位作家,那不得乐啥样呢!”张老师沉思片刻后说道:“是的,我是省作家协会会员。我真没料到会有这样‘巧遇’的事情发生。首先得谢谢两位的好意和对我的信任。一听你们说的你们大姨的情况,说实在的,我就想找这样类型的一位老伴。那就听你们的,下午我先与汪老师见见面。但一会儿你们去医院得告诉汪老师,就说我五十九周岁,不太会做饭。如果她感到这两点是个问题,那下午我就不去了。”那位男士说:“您老说的这两点都不是问题。我大姨今年五十六周岁,男士比女士大几岁那是正常的,我比我爱人也大三岁;至于说的做饭,我大姨是位‘烹饪高手’,您老想做饭她绝对不会让您老下厨的。”
就这样,下午一点多钟,那位男士开车把张老师接送到了他的大姨家。在途中那位男士还告诉张老师说:“我上午从您老家出来回到医院后,把您老的情况向我大姨一说,可把我大姨乐坏了。她一听您老是差五万元钱与那位女士分道扬镳的,对我说的是,都相中了,他要是把捡到的你们丢的那五万元钱给了那位女士不就成了,就是以后发现被骗了,那也没骗自己的钱。看来这位张老师是位大好人,与这样的人在一起欢度晚年,是会无忧无虑健康长寿的,他要是同意,我愿意以身相许。”同时又告诉张老师,说他大姨说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年龄有差距根本不是障碍,而做饭洗衣服等她全包了。

在那位男士的大姨家,张老师与汪老师倾心交谈了一下午,在“相见恨晚”的氛围中,最后“喜结良缘”,那就是汪老师明天就跟张老师去张老师在小镇的家“过日子”,等张老师半年后退休了,再随汪老师来省城汪老师家居住共度欢快晚年。……
——写于2017年8月。

王树人
王树人,中学退休教师。70岁。现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在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也为党史、军史、文史、党政等杂志撰稿。时至今日已在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文化报》、《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中国老年报》、《中国校园文学》、《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日报》、《散文百家》在内的180多家报刊上发表了800多万字的4300多篇(首)诗文,其中在中组部的《党建研究》、中宣部的《党建》、河南的《党史博览》、河北的《党史博采》、江西的《党史文苑》、山西的《党史文汇》、安徽的《党史纵览》、辽宁的《党史纵横》、湖北的《党史天地》、广东的《红广角》、黑龙江的《世纪桥》、中国军事博物馆的《军事史林》、湖南的《文史博览》、贵州的《文史天地》、四川的《文史杂志》、山西的《文史月刊》、江苏的《钟山风雨》、河北的《文史精华》、广西的《文史春秋》、河北的《档案天地》、湖南的《档案时空》、河南的《名人传记》、辽宁的《共产党员》、河北的《领导之友》、山西的《山西老年》、重庆的《老同志生活》、陕西的《金秋》、河南的《老人春秋》、辽宁的《老同志之友》、吉林的《夕阳红》等杂志发
责任编辑:巴彦生活网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巴彦生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